贴敷疗法,药物贴敷技术的历史发展

贴敷疗法是以中医基本理论为指导,应用中草药制剂,施于皮肤、孔窍、俞穴及病变局部等部位的治病方法,属于中药外治法。贴敷疗法是中医治疗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并较内治法更为简便、实用,是我国劳动人民几千年来在同疾病作斗争中总结出来的一套独特的、行之有效的治疗方法。

药物贴敷是中医外治法的一种,起源于远古时期,有着极为悠久的发展历史。先民们在与野兽和自然的斗争中,经常产生外伤疾病,以植物的叶、茎、根等涂敷于伤口,可以起到止血、止痛、消肿等作用,随着长期的经验积累,便发现了一些植物的外治作用。早在1973年湖南长沙马王堆3号汉墓出土的我国现存最早的医方专著《五十二病方》中就有记载,用白芥子捣烂外敷百会穴,使局部皮肤发红,治疗毒蛇咬伤,此为最早的贴敷法。

贴敷疗法,简便易学,作用迅速,容易推广,使用安全,副作用极小,乐为患者接受。它不仅在外、骨伤、皮肤、五官、肛肠等科疾病的治疗方面显出特色,而且对内科、妇科疾病也有显着疗效,尤对老幼虚弱之体,攻补难施之时或不肯服药之八,不能服药之症,更有内服法所不具有的诸多优点。因而贴敷疗法从古至今一直各受医家关注,是一个值得系统整理和加强研究的重要课题一。

春秋战国时代,对药物贴敷疗法的作用和疗效已有一定的认识并将其逐步运用于临床。早在《黄帝内径》中就记载用针刺和药物外敷治疗痹证,说明药物外敷治疗疾病古已有之。

历史追溯

东汉时期的医圣张仲景在《伤寒杂病论》中记述了烙、熨、外敷、药浴等多种外治之法,而且列举了各种贴敷方,有证有方,方法齐备,如治劳损的五养膏、玉泉膏等进一步表明在汉代药物贴敷已初具模型。

早在1300年前的甲骨文中,前人大量有关中医外治的经验体会后有了文字上的描述。在《周礼·天官》中就记载了治疗疮疡常用的外敷药物法、药物腐蚀法等,如“疡医掌肿痛,溃疡、拆疡、金疡、祝药刮杀之齐,凡疗疡以五毒攻之……”,其中“祝药”即敷药在我国现存最早的临床医学文献《五十二病方》中,疮口外敷的有“傅”、“涂”、“封安”之法、春秋战国时期,在《黄帝内经》,还有“桂心渍酒,以熨寒痹”,用白酒和桂心涂治风中血脉等记载,被后世誉为膏药之始。开创广现代膏药之先河到了周秦时期,贴敷疗法无论是基础理论还是具体方法,虽无完整体系和专着出现,但其治疗思想已经形成,晋朝葛洪《肘后备急方》中首次记载了用生地黄或栝萎根捣烂外敷治伤;用软膏剂贴敷疗金疮,并收录了大量外用膏药,如续断膏、丹参膏、雄黄膏、五毒神膏等,注明了具体的制用方法。其用狂犬脑外敷伤口治疗狂犬病的方法,实为免疫学之先驱。随着中药外治方法的不断改进和创新,晋、唐之后已出现贴敷疗法和其它学科相互渗透与结合的运用研究。如把敷药法和经络腧穴的特殊功能结合起来,创立了穴位敷药法,大大提高了疗效。李时珍《本草纲目》中就记载了不少穴位敷药疗法,并为人所熟知和广泛采用。

晋唐以后,随着针灸学发展,外敷法和经络腧穴的特殊功能结合起来,使药物贴敷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和应用。晋·葛洪的《肘后备急方》收录了大量的外用膏药,如续断膏、丹参膏、雄黄膏、五毒神膏等,注明了具体的制用方法。唐代孙思邈的《备急于金要方》中膏方被大量用于治疗外科疾病和风湿痹痛以及由外感引起的疼痛僵直等证。

清代,可以说是中药外治方法较为成熟的阶段。其中以《急救广生集》、《理瀹骈文》等中药外治专着的问世为代表,以较为完整的理论体系为贴敷疗法成熟的标志。《急救广生集》在公元1805年问世,是第一部中医外治方面的专着。该书是程氏数十年精心类聚,参考400余种医书,集清以前历代外治疗法之大成,选粹嘉庆之前千余种外治方法。补录了239种疾症,共10卷,计收病症400余种,载方1500余首,该书详细记载了用贴敷疗法治疗各种疾病的方法,并强调在治疗过程中“饮食忌宜”“戒色欲”等,并在卷3末附录了药用引节要、用药戒、制剂法等六篇,是后世研究和应用外治的鼻祖,时至今日仍为临床沿用、继《急救广生集》刊行59年之后,‘外治之宗”吴尚先历时数十年,对外治法进行了系统的整理和理论探索,着成举世闻名的《理瀹骈文》一书。其中把贴敷疗法治愈疾病的范围推及到内、外、妇、儿、皮肤、五官等科,并提出了外治法可以“统治百病”的论断,为后世应用中药外敷法开拓了法门。

宋(元)明时期,中药外治法不断改进和创新,极大地丰富了药物贴敷疗法的内容。如宋代《太平圣惠方》中记载:“治疗腰腿脚风痹冷痛有风,川乌头三个去皮脐,为散,涂帛贴,须臾即止”。《圣济总录》中指出:“膏取其膏润,以祛邪毒,凡皮肤蕴蓄之气,膏能消之,又能摩之也”,初步探讨了膏能消除“皮肤蕴蓄之气”这一中药贴敷治病的机理。

近代发展

明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更是收载了不少药物贴敷疗法,并为人们所熟知和广泛采用。如“治大腹水肿,以赤根捣烂,入元寸,贴于脐心,以帛束定,得小便利,则肿消”等等,另外吴茱萸贴足心治疗口舌生疮、黄连末调敷脚心治疗小儿赤眼至今仍在沿用。

建国以来,由于社会的发展和科学进步,专家学者们对历代的文献进行考证,研究和整理。大大提高了贴敷疗法在临床应用上的实用价值。据近IO年来粗略统计发现,关于贴敷等中药外治的专着及文章约2000余篇,在传统方法基础上,对贴敷的外治疗效和推广应用,起到了较大的促进作用。特别是由于贴敷疗法主要是运用中药通过体表皮肤、粘膜等的吸收发挥作用的,所以现代医学对吸收机制的认识也对提高外治疗法有着重要作用。

清代,可以说是药物贴敷疗法较为成熟的阶段,出现了不少中药外治的专著,其中以《急救广生集》、《理瀹骈文》最为著名。《急救广生集》详细地记载了清代嘉庆前千余年的药物外敷治病的经验和方法,并强调在治疗过程中应注意“饮食忌宜”、“戒色欲”等,是后世研究和应用外治的经典之作。

近年来,在科技日新月异发展的今天,许多边缘学科及交叉学科的出现,为贴敷疗法等中药外治方法注入新的活力由于贴敷疗法大多局限于广义上的外敷,故而人们在治疗器具新方法的研究中,主要从促进药物吸收和多种方法协同使用的角度着眼。一方面运用现代生物、物理学等方面的知识和技术,研制出新的具有治疗作用的仪器并与贴敷外治协同应用;另一方面研制出不少以促进药物吸收为主,且使用方便的器具。其中利用声、光、电、磁等原理配合中药治疗的方法也普遍应用。此外,外治剂型不断涌现,建国后出现的中药硬膏剂,是对中医传统薄贴的发展,由橡胶及配合剂组成基质,再加上中药提炼的挥发油或浸膏制成。如麝香虎骨膏,对肌肉劳损、扭挫伤、类风湿性关节炎、晕车船等有较高疗效。再如用于治疗晚期恶性肿瘤的膏药,镇痛时间可达3~6小时。现代生活中,人们利用贴敷疗法与日常生活用品结合起来,制造出药物背心、内衣、胸罩、腰带、护肩、护膝等药物保健品,在市场上备受青睐。

继《急救广生集》之后,“外治之宗”吴师机结合自己的临床经验,对外治法进行了系统的整理和理论探索,其所著《理瀹骈文》系统阐述了以药物贴敷法为主干,熔针酒和方药于一炉的外治理论。书中每病治疗都以膏药贴敷为主,选择性地配以点、敷、炭、洗、搐、擦等多种外治法,涉及病种广泛,把药物贴敷疗法治疗疾病的范围推及到内、外、妇、儿、皮肤、五官等科,依据中医基本理论,对内病外治的作用机理、制方遣药、具体运用等方面,作了较详细的论述,提出外治部位“当分十二经”,药物当置于“经络穴……与针灸之取穴同一理”之论点。药物贴敷穴位时,其发挥作用的机制可归纳为:一是由卫气载药而行,卫气不仅循行于体表且散于胸腹入于脏腑;二是药有四气五味,升降浮沉。药物气味入于皮腠,进而孙脉,再入络脉,继之经脉,依赖气血的运行内达于脏腑,散布于全身。总之,历代众多医籍中均载有不少贴敷疗法的记载,内容丰富多彩,方法多种多样。

贴敷疗法

新中国成立以来,贴敷疗法无论从理论研究和临床应用方面都得到了较全面的发展,如《穴敷疗法聚方镜》、《中国贴敷治疗学》、《穴位贴敷治百病》等专著较系统地整理和阐述了药物贴敷疗法理论和临床应用范围,使这一疗法得以进一步完善和提高。近年来,随若内服药物疗法毒副反应和耐药性的增加,以及放化疗后所带来的杀伤性损害,中药药物贴敷疗法日益受到重视。以冬病夏治为主导的药物贴敷三伏贴疗法在全国广泛开展,国家科技支撑计划给予大力支持,这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药物贴敷疗法的进一步发展。

一、途径直接,作用迅速贴敷疗法通过药物直接作用于患处,并通过透皮吸收,使局部药物浓度明显高于其它部位,作用较为直接,直达病所,直接发挥药效,作用较强。

二、用药安全,适应症广贴敷疗法是以透皮吸收发挥作用的药物,较其它给药途径用药较为安全,同时也增大了用药的范围,尤其是外用给药方法历经漫长岁月的临床验证,其方药组成已不计其数,其治疗范围已涉及内、外、妇、儿等多种学科多种疾病,具有较高的医疗和保健价值。

三、使用简便,易于推广贴敷药物的制作可简可繁,家庭多用较简单的药物配伍及制作,易学易用,经简单学习就可掌握要领,不需高、精、尖或特殊的医疗设备,无论是医生还是患者或者家属,多可兼学并用、随学随用。

四、药源广泛,价廉效广贴敷疗法的药物取材多较简单,甚至有一部分来自于生活用品包括葱、姜、蒜等随地取材,无需耗费过多金钱。且贴敷药方组成多来自于临床经验,疗效显着,在疾病的初期即自行解决。节省大量人力财力。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